第二屆女職工讀書征文作品《為愛,且行且珍重》(李美華)
時間:2016-11-03 瀏覽次數:

我上小學二年級的時候,成為家里的“第一筆桿子”。在昏暗的燈光下,母親一邊縫補著衣服,一邊口述著寫信的內容,我端坐在桌前,給山東的姥爺家寫信,稚嫩的筆端流淌著漢字與拼音交相輝映的“圖案”。

我記得每次寫信的內容都不同,但結尾卻是永不改變的,那是母親最深情的祝福:祝全家平安。五個字似乎飽含了母親對親人的全部思念和愛意。同樣,生活在黑龍江的我們也定期收到來自山東的回信,第一句話都是相同的:家里一切安好,請勿念。母親每次收到信都開心地告訴我,“你姥爺家平安順利”,并樂此不疲地跟我和父親分享著快樂,一封信要反反復復看很多次。

 那時,在我幼小的心靈里,充滿了對“平安”的敬畏之情,決心長大后定不離父母左右,再也不需要這般牽掛和相思。然而,在我剛剛上四年級時,所在的村撤消了小學,要到離家20多華里的鎮上讀書,每月回家一次,母親便多了一份牽掛。

 每次回到家,她都不停地交待同樣一個問題:在學校不要一個人出校門,一定要注意安全。每當這時,我就會嘻笑著反問母親:“您怎么就不問問我的考試成績呢?”“安全最重要,學習盡力就好”,她用慈祥而溫暖的目光看著我,那種神情如同她口述寫信時的神情一樣,頓時,一股暖流涌上心頭。

 在母親的牽掛中,我在鎮上上完了小學和初中,在縣城讀完了高中,到省城念完了大學。接下來再有一份穩定的工作,母親這顆久懸的心也就放下了,這是她多年的期盼。

 然而,畢業時,我義無反顧地加入筑路大軍,成為一名光榮的鐵建員工。這就意味著我從此就要背井離鄉,四處漂泊。面臨這些即將到來的困難,我有充分的思想準備。也許是因為喜歡這個行業,所以無所畏懼。

 我惴惴不安地把這個決定告訴母親,出乎意料的是,她極其平靜:留不住你這個“假小子”,尊重你的選擇,好好工作。那目光依然慈善而溫暖,我的眼睛一下子濕潤了,情不自禁地伏在母親肩上抽泣不止。母親愛撫著我的頭,“出門在外,要注意安全,保護好自己,”她像是囑咐我,也像是安慰自己。

畢業后,我被分配到皖南一個小村,參加滬蓉高速公路的建設。看著工人師傅每天接觸鋼筋混凝土,登上幾十米的高橋施工作業,我贊嘆工人的偉大,緊張的心劇烈跳動。每次去工地,我都會熱情地給他們打招呼,湊上去聊天,并不時的提醒他們一定要注意安全。那種對一線工人的感動與敬畏在心里不斷滋長。

一年后,我負責隊里的勞資工作,并且隊長率先在勞資室安裝了一部電話,雖不能外撥長途,卻使廣大職工能夠隨時隨地接聽家人的來電,再也不用跑到十幾公里外的鎮上跟家人互報平安。我欣喜地把電話號碼告訴每位工人師傅,并再三承諾愿意為他們充當忠誠的聯絡員,不論何時何地。

于是,這部電話就成為了職工與家人的“親情熱線”,清脆悅耳的電話鈴聲,就像遠方親人的呼喚,時常歡快地響起,我第一時間得知要找的人,就會站在院子里扯著嗓子喊,這飄蕩在隊部上空的“女高音”使職工十分受用,他們邊跑,邊不停地感謝我。我甚至在懷孕三個多月的時候,還會常常因為跑著找接電話的人而摔跟頭,我會骨碌爬起來接著跑。

后來,我做了基層的宣傳報道員,常常用筆描寫安全小故事;也會用鏡頭捕捉安全施工的瞬間。在公司名不見經傳的雜志上,連續刊登安全規章制度,為了能多讓一個人意識到安全的重要性,我時刻用微弱的力量努力著。

今年年初,公司召開一個重要會議,所有的項目經理、書記都必須參加。作為辦會人員,我不止一遍的打電話通知他們。其中,一位項目書記連續三天都沒有聯系上,他的兩個號碼都打被打了無數遍,還是杳無音訊。

我的擔心愈發強烈,不再關心他是否能參加會議,我急于知道他是否一切安好。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,我再次給他發了一條短信:久未聯系上,十分擔心,見信立即回電,不能參會無妨。沒想到,兩個小時后,他竟然回信了:實在抱歉,在外地辦事,趕不回去。我收到短信的那一刻,高興地幾乎跳了起來,幾天以來那種隱隱埋于心底的擔憂,瞬間煙消云散。這種喜悅只因確切的知道我的同事一切安好!

  十七年的工作經歷,把我和同事、企業、家人緊緊相連,融為一體,和同事建立了情同手足的友情,和企業建立了忠誠無悔的感激之情,和家人、母親有血濃于水的濃濃親情。正是母親對我的影響,使我在工作中時時不敢忘卻安全,時時善意地提醒同事注意安全。我相信天下父母、所有的領導、同事都希望我們一路平安。遠在異地他鄉,請為了親人,為了愛,且行且珍重。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草莓视频app下载_草莓视频下载_草莓视频成年版app下载_草莓软件app下载安装